新闻中心
社区服务
重庆的房地产何时崩盘?
  • 来源:澳门24小时官方网站
  • 发布时间:2019-04-06

  量化宽松必然带来单位货币价值下降和货币总量增多,但这其实无所谓,这涉及到另一个东西,实物商品。

一个社会创造的价值,是以实物来衡量的。

而市场化的情况下,实物通过货币进行交换。

而货币的总量,是以流动性来计算的,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m2。 如果m2增速大于商品总价值增速,就会引发通货膨胀,反之则是通货紧缩。

而这又涉及到一个概念货币固化。 进而引发另一个概念掠夺者。   举个例子,在没有金融化、没有预售的情况下,假设买地马上开发,开发者、承建者投入1亿元投资一个项目,项目周期是1年,最终销售亿元。

那么综合起来,在一年内,这个项目固化了1亿元的流动性货币,最终会造成亿元货币的固化,消失于流动领域。 理论上讲,在确保不会引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可以增加短期1亿元长期亿元的货币发行可行。

那么一个完全控制货币发行和禁止金融手段的g-o-v就可以多发亿元用于g-o-v投资。

某种程度而言,这消灭了一定流动性,同时实物化了生产价值,是有利的一面。 但房地产的升值让这种固化并不牢固,理论上房价持续增长会增加流动性,进而影响固化效果。   从另一方面来看,经营者1亿元的流动性根本没有丧失,丧失的只是购买者用几年甚至十几年积累起来的货币的流动性。 最恐怖的是在预售制度情况下,资金回收周期会缩短,也就是说以前一两年的固化期,有可能缩短到几个月。

由于土地质押贷款等金融手段的存在,开发者只需要可能一两千万就可以换取亿元的购买者流动性。

而住房贷款,其实是在纵容这种行为,并进一步扩大固化规模,只是将短期的固化规模放到长期来执行。

因为金融手段和预售制的存在,就导致开发者资本积累的速度非常快,进而吸引更多资本进入,最终通过竞争诞生出一批成功者。 这批成功者可以将快速积累来的资金投入到各行各业,凭借快速的资金积累优势不断增大各行各业的发言权,最终控制所有行业,成为掠夺者。

实际上这就是另一个“剪刀差”和权力的游戏。 而现在利润率高的行业经营者,基本都在有意无意重复这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