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区服务
定向宽松释放积极信号 下半年多项“微刺激”提速
  • 来源:澳门24小时官方网站
  • 发布时间:2019-04-04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在欧洲访问时指出,中国正在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放宽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的准入门槛,包括金融业在内的服务业对外开放将会进一步扩大。

坚持经济改革的市场化取向,坚守稳健的货币政策立场,一直是当前货币政策的基调。 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就明确指出,2014年要完善宏观调控政策框架,守住稳增长、保就业的下限和防通胀的上限,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微调成果显现上半年以来,央行积极运用多项措施稳步推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在利率方面,央行于1月间扩大SLF(常备借贷便利)范围,并明确提出隔夜、7天、14天的利率门槛为5%、7%、8%,锁定利率上限,安抚利率持续飙升造成的市场恐慌。

在公开市场操作方面,与一季度的净回笼逾5000亿相比,4、5、6三个月均实现了净投放,二季度累计净投放金额高达3690亿。

同时,在6月流动性偏弱的敏感时期,央行暂停2月中旬以来持续的正回购,并通过国库现金定存向市场注入资金500亿,令6月末的流动性预期持续向好。

同时,在两个月之内,央行两次定向降准。 6月,央行决定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个百分点。 可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 此前4月,央行决定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个百分点。

在汇率方面,央行于3月15日表示,自2014年3月17日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1%扩大至2%。 除此之外,央行副行长刘士余5月还主持召开住房金融服务专题座谈会,强调优先满足居民家庭首次购买自住普通商品住房的贷款需求,对房地产市场进行微刺激。

由此可以看出,伴随着2014年上半年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央行货币政策也经历了由中性到定向宽松的转变。

央行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已将稳健货币政策调整为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保持定力,主动作为,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事实证明,随着一系列配套措施的出台,金融服务小微企业、三农、保障性安居工程、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科技创新等方面均取得明显成效。 今年5月,我国居民消费物价指数(CPI)小幅反弹,生产者物价指数(PPI)降幅收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持续回升。

6月,汇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预览指数年内首次升至荣枯线以上,并创下了7个月新高。

下半年微刺激力保流动性稳定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央行两次定向降准是在为全面降准、全面宽松试路。 国际投行巴克莱在最新研究报告中指出,下半年,中国货币政策将变得更加宽松,并预计基准利率将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分别下调25个基准点。

但央行对市场的此种看法表示了否定,同时强调当前中国市场货币流动性总体适度充裕,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没有改变。

央行认为,虽然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一季度%的增长水平表明仍在合理区间内,就业水平也依然保持平稳。 同时,整体流动性依然较为充裕。 这就意味着,下半年央行不会改变现有的适度从紧货币政策,有针对性地微调不同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成为中国货币政策的新常态。 早在上个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已对今年下半年金融工作做详细部署,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落实好已有政策的同时,深化金融改革,用调结构的办法,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疏通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血脉成为央行下半年货币政策的基调。

加大定向降准力度、降低融资成本及优化银行信贷结构等,都是下半年央行货币政策的基本内容。

与此同时,7月1日起,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口径将作出调整。

在计算存贷比分子(贷款)时,从中扣除6项:一是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所对应的贷款;二是三农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涉农贷款;三是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小微企业贷款;四是商业银行发行的剩余期限不少于1年,且债权人无权要求银行提前偿付的其他各类债券所对应的贷款;五是商业银行使用国际金融组织或外国政府转贷资金发放的贷款;六是村镇银行使用主发起行存放资金发放的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 同时,在计算存贷比分母(存款)时,增加以下2项:一是银行对企业或个人发行的大额可转让存单;二是外资法人银行吸收的境外母行一年期以上存放净额。

在部分市场分析者的眼中,此次调整存贷比相当于又一次微刺激。

此举也被认为是保障央行定向降准能达预期效果的延续动作。

民生银行发展规划部高级专家温彬认为,近期,央行实施定向降准促进中小银行向三农、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支持,但中小银行受制于存贷比的约束,可能会影响定向降准的效果。

此举有助于央行结构性货币政策效果的发挥,促使商业银行将更多的信贷资源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三农和小微企业领域。 然而,降准降息这种货币投放的效果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人们在谈论稳增长时,眼睛不应只盯着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刺激的效果是有限的,并有不小副作用。

经济要长期稳定健康的增长,关键还是靠全面深化改革举措的推进。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也认为,定向降准有稳增长调结构的政策意图,但定向降准无法改变金融机构惜贷的状况,即使金融机构放贷了,也无法改变货币流入产能过剩行业和融资平台的趋势。 中国经济仍需释放改革红利来刺激。